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香港釆霸王五点来料网站 >

王惠贞:落实“爱国者治港”要堵住香港选举轨制破绽

发布日期:2021-03-10 21:1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谈提案建议:

羊城晚报·羊城派:你曾提议给香港青年考内地公务员的机遇,这也是给香港青年一条新的前途?

王惠贞:香港在第一波疫情出来之后,节制得蛮好。后来第二波、第三波疫情的呈现,重要是海外人士进入香港的这道“关卡”没能把持好。所以,我以为,对那些从海外回来的人必定要严厉、彻底地履行隔离办法,不然的话,抗击疫情获得的结果很可能半途而废。所幸的是,香港特区政府当初也看到了这个问题,已经在采用一些措施。

王惠贞:对,那是由于我认为香港的很多年轻人不了解内地。我以前帮不少大学生做学习打算,让他们亲自感触内地的发展,这样他们才干够真正地了解内地。我曾经是写了这个建议,愿望能够给香港年轻人考内地公务员的机会,让他们有一个更好的认识内地的渠道。

起源 | 羊城晚报·羊城派

实在,请求管理者爱国家,每一个国度都是这样做的。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,不爱中国,怎么能管理好香港,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夏宝龙前未几重申“爱国者治港”这一原则,这十分必要也很及时。我们盼望多做宣扬,让宽大香港市民能够清楚“爱国者治港”的必要性。这就像我们打球一样,要把规矩讲清晰,才不至于给人有走灰色地带的遥想。

已打疫苗的港人入内地,倡议免隔离或缩减隔离时间

王惠贞:香港回归初期,确切很多时候不清清楚楚地让香港人明确“一国两制”真正的含意,“一国”是条件,没有“一国”就没有“两制”。这几年,“一国两制”的重要性得到多方论述。事实证实,香港回归以来20多年的发展,证明了“一国两制”是对香港最有利的制度部署。

“爱国者治港”天经地义、理所当然

 

港区全国政协委员、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副主任王惠贞 通信员供图

羊城晚报·羊城派:您今年筹备提哪些提案建议?

另一个提案是建议香港和内地可能尽快通关。新冠肺炎肆虐至今超过一年,对经济及社会都带来了重大影响,对香港市民的日常生涯跟工作模式也带来了显明的变更。香港经济要想复苏,必需尽快恢复交换,香港和内地应早日通关。目前内地城市对香港人入境都要进行隔离,这令许多需要到内地工作或省亲的港人望而生畏,很多经济配合也大受影响,一些家庭分别两地多月,所以我建议对已接种疫苗的香港人士进入内地,内地可以罢黜或减少隔离时间,以便让更多港人可以便利去到内地。另外,我们也要探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常态下的生活、工作模式,需要总结从前一年里的教训,踊跃研讨新常态下新的生活及工作模式,以备疫情重复、反弹时,可以跟平凡一样生活、工作,把疫情影响降到最低。

谈“爱国者治港”:

羊城晚报·羊城派:“爱国者治港”最近在香港探讨得很热闹。

“爱国者治港”的情理也应该跟香港广大市民讲清楚。你看,最近多少年香港立法会里吵吵闹闹,就是因为有一拨居心叵测的反对派,他们想推翻香港,于是利用立法会的职位在里边大搞破坏,导致很多波及香港民生的事务基本没方法推进、没措施讨论。

羊城晚报·羊城派:目前香港在抗击疫情方面面临哪些艰苦?

羊城晚报·羊城派:“一国两制”在香港的宣传过去是不是做得不太够?

“我认为香港选举制度有很多漏洞”“建议内地对已接种疫苗的香港人士,可免得除或减少隔离时间”“香港年轻人的问题症结出在教育上”——港区全国政协委员、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副主任王惠贞3日接收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专访时说。

要把这股风尚改过来,有两个工作要做:第一,要严格要求老师,不能把自己的思维强加给孩子们,最最少要公平、客观地教育孩子们,赞助孩子们建立正面思维,让他们积极阳光地看待身边的人和事,看待未来。第二,要翻开香港年轻人的心,让他们去察看、剖析内地,而不是盲目地去听信别人怎么说。我们要多树立一些机会、渠道,让香港的青少年能够去到内地,用自己的眼睛去看、去感想,而不是听信别人怎么讲。

教育上出了问题,香港年轻人要正视内地

羊城晚报·羊城派:在您看来,香港有哪些选举制度上的漏洞?

港区全国政协委员、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副主任王惠贞:“爱国者治港”是至理名言、理所当然 

所以,我感到“爱国者治港”这个治港的底线要讲明白,而落实“爱国者治港”这个准则,须要尽快把选举轨制破绽给梗塞住。

可喜的是,目前,新冠肺炎的疫苗也到了香港,我们面对的难题是,如何才能尽早地让乐意打疫苗的人接种疫苗,这样能力尽快恢复市民生活。

谈香港年轻人:

文/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董柳

在她看来,落实“爱国者治港”原则,需要堵住香港选举制度上的漏洞;辅助香港部门年轻人改变观点,多到内地看看、多懂得内地发展是主要道路。

王惠贞:我觉得“爱国者治港”是理所当然、天经地义的。打个比喻,一个人上大学念书,如果选本人不喜欢的专业,能念好书吗?确定念不好。一个人爱好艺术,却让他去唱工科的工作,他也是很难做得好,因为他的心没在里面。同样,治理香港,假如不爱国家、不爱香港,能做得好吗?他的心会在里面吗?所以,“爱国者治港”是个基础原则,只有不合乎这个前提,其余的都不必说了。

其次,香港立法会的参选人只要要5个人提名。我认为应当对提名的人数、资历作出要求,这样的话,参选人就会有一定的代表性。

海报/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陈倩

羊城晚报·羊城派:最近十多年,您非常多地关注香港青年人的未来。近几年香港涌现的一些问题,不少年轻人介入其中。在您看来,香港部分年轻人为什么会迷失?怎么才能让这些香港年轻人回归正轨?

王惠贞:香港局部年轻人的问题,要害出在香港的教导上。香港回归以来,在爱国教育这块始终做得比拟少或者说不到位。咱们良多小孩子被不少老师影响了,老师们能够有个人不同的理念,但不能将个人理念强行加塞给孩子们。

河套区是深圳和香港结合发展的科技园,我建议在河套区成立国际认证中央,内地有关部分对认证核心同意的产品也予以认可,otmich.com。此外我建议施展内地国有企业的上风,应用河套区发展高科技工业,建议增添内地国有企业在香港的布局,扩展本地就业,吸引寰球优良人才,这对于转变香港的政治生态,存在久远的策略意思。

另外,破法会那边也存在问题。反对派急着钻进立法会之后,动不动就“拉布”,动不动就出来吵闹。反对派拿着薪水却干着捣蛋损坏的事件,违反了“爱国者治港”的精力。只有建制派在认当真真做事,但当有些政策要推动的时候,反对派议员就不缺席或者“拉布”让建制派没法进行下去,这些都是存在的问题,需要从选举制度上完美。

王惠贞:这次我预备提三个提案,其中一个是对于增进粤港澳大湾区发展,建设国际科技翻新中央的提案。建设粤港澳大湾区是国家战略,大湾区内需要发挥各自优势,更好地融会发展。而建设古代化强国,科技是很重要的支持。科技发展是一个国家作为强国的根本条件,因此粤港澳大湾区全力推进科技立异中心建设很有必要,于是我在这方面提了建议。

王惠贞:首先,在香港的选举委员会中,区议员占的地位无比多、占的比例异常大。区议会的性质,坦率说,有点像内地的街道办,负责平常的一些社区事务。从政府治理的角度来说,区议员的参加度比较少,主要的功效是服务社区,所以我觉得区议员在选举委员会中的比例调配不太公道。

香港年青人的问题,不是久而久之就能解决的,可能需要消耗将来十年、数十年的时光帮他们回归正轨,而准确意识、对待内地的发展是其中必不可少的一个进程。